返回

第135章 戏弄大美人

首页
  第135章 戏弄大美人

  “竟敢戏弄于我!”

  天香这回才明白,原来林非凡什么都知道了。

  “去死吧!”

  她猛地一挥手,那根本已回到发髻上的发簪化作一道金光,朝着林非凡声音传来的方向射去。

  林非凡在树上看得真切。

  急忙抽刀朝身前一横。

  只听黑暗中传来“叮”一声脆响。

  天香操控那支发簪的左手猛然一颤。

  黑暗中。

  三十丈外的树冠中炸开一朵火花。

  发簪直接射在屠魔刃刀身上,声音刺耳,刀身被震得嗡嗡作响。

  不过,林非凡轻松挡开了这一击。

  天香大惊失色。

  林非凡的修为果然比自己高出一截。

  她急忙双指捏了个诀,意念稍动。

  “回!”

  本来被震落属下的发簪又活过来一样,再次腾空而起。

  但林非凡哪会给她机会。

  “到了我!”

  林非凡还刀入鞘,飞快换刀成枪。

  快速瞄准之下,准星——缺口——目标,三点一线。

  食指扣下扳机。

  枪声怦然响起。

  呯——

  一颗7.62MM口径的弹头朝着天香的脚射了过来——林非凡终究还是不想取她性命。

  毕竟问清楚她是何来路,这才是关键。

  要情报,就必须留活口。

  56式半自动步枪的出膛初速可以达到735米/秒。

  两人之间不足百米。

  弹头转瞬就到。

  天香好歹也是个黄极境的修士,虽然才刚入门,但也非常人可比。

  枪声还没传到耳中,她已经看到了枪口吐出的火光。

  玄修强大的感知已经敏锐察觉到林非凡朝自己发来了一枚“暗器”——当然,那根本不是暗器,是一枚步枪弹头。

  这枚暗器的速度快到无与伦比。

  天香几乎在同时撑开了黄极境修者的气阵——以她为中心,周围一丈之内出现红色的光芒,如同投射在周围的一堵光幕。

  这就是玄修的气阵。

  当修炼到黄极境,在战斗的时候就会催谷真气爆发气阵。

  气阵对于碾压比自己低级的敌人有着奇效,而且对一般的暗器和投掷的长矛之类有防御作用。

  所以一般的兵士甲士骑兵弓箭手,在玄修面前完全没有抵抗之力。

  究其原因就是气阵。

  气阵的防护力比甲兵身上的盔甲实用多了,就算五六品武夫,也不可能破开一个黄极境入门级玄修的气阵。

  这就是境界上的碾压。

  也是玄修和武夫之间的绝对差距。

  几乎就在同时,弹头击中光幕。

  嚓!

  奇怪的破裂声令人不寒而栗。

  弹头竟然穿开光幕,破开气阵的防御,仅仅在空中稍稍一滞,然后继续急速射向天香的大腿。

  几乎就在这时,天香下意识地手握发簪朝下一挡。

  叮——

  天香被震得不由自主连退几步,一张脸上全成了煞白,没有一丁点血色。

  那柄发簪已经落地。

  运簪的左手虎口上,出现了一道裂纹,鲜红的血渗了出来,顺着大拇指往下滴落。

  现在,天香半个胳膊使不上劲。

  偏偏在这时,那只本来两人交手吓得止步不前的狞兽似乎感觉天香吃了亏,并且连自己赖以防御保命的气阵都被击碎。

  它感到有机可乘。

  此时不出击,更待何时。

  “嗷吼!”

  仰头狂吼一声后,这畜生四爪刨地,猛地向距离十多丈外的天香猛扑过来。

  天香本想先行躲闪,避开林非凡的锋芒,然后伺机发动反击。

  她没想到狞兽居然趁着自己吃了亏,悍然向自己法发起了进攻。

  本来是二人之间的较量。

  现在好了,多了一头皮糙肉厚的狞兽。

  一头狞兽的战斗力在一名玄修面前其实算不得什么。

  之前林非凡连玄修都不是,动动脑子,找准时机和弱点,也杀掉了一头狞兽。

  这种低等级的异兽,除了身上的皮耐操点之外,就只剩一身蛮力,不难对付。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

  天香要顾忌着躲在树上的林非凡的偷袭,还要分神对付狞兽。

  林非凡偶尔还会打一枪冷枪。

  而且打一枪,马上又换一个地方。

  天香操控飞簪进行还击,每一次都落空连林非凡的衣角都碰不到。

  很快,天香娇喘吁吁,显得左支右拙,手忙脚乱。

  那只狞兽也许见真的有机可乘,更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死磕天香,那张大嘴东一口,西一口,拼命想要将天香撕成碎片。

  “林非凡,你算什么男人!躲在暗处偷袭我!别以为我找不到你就拿你没办法!”

  天香终于按捺不住。

  现在,唯有出绝招了!

  她运气猛地一跳,有样学样也跳到了树冠上。

  可人在空中,却听到远处火光一闪……

  “不好!”

  她在空中生生收住身形,一个鹞子翻身猛地朝地上猛插。

  啪——

  她身后的大树树干上出现一个小洞,一些树汁飞溅起来,几滴树浆沾到她的脸上。

  林非凡在远处树上看的清清楚楚。

  现在就是不能让天香上树。

  狞兽这畜生爬树是个弱点。

  它的办法只是仗着一嘴好牙口,把树干生生啃断,将树上面的猎物逼下来。

  所以,每次天香像跳上树,林非凡就朝她非要害位置来一枪,将她逼落地面。

  然后在狞兽要受到致命打击的时候,又朝天香开枪……

  天香和狞兽厮杀时占据上风,林飞帆见状不妙又会开一枪帮一把狞兽……

  反正就不能让天香闲着,也不能让她胜出。

  但又不能杀了她。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一个字——磨。

  林非凡相信依靠自己神乎其技的枪法,必定能将天香生生磨到跪地求饶,把自己想知道的一切竹筒倒豆子一样和盘托出。

  这一次不例外,天香上跳到树上,刚到半空林非凡又将她成功迫降……

  “呜——”

  天香刚落地,恰好落在一大块青石上。

  她手中多了一柄玉箫。

  林非凡听见的了奇怪的萧声。

  正是从天香的那管萧中传出的。

  不知道为什么,萧声乍听到耳中只觉得有些突兀,可两个音符之后,林非凡觉得感觉有些奇怪起来。

  他经脉中的血气似乎有些不受控制地亢奋起来,然后头脑里似乎开始有些小晕眩。

  到临了,林非凡感觉自己的魂和身体都有种要分离的感觉。就像一罐子罐头,有人用开罐刀将天灵盖生生割开,拿了个钩子在你的脑子里伸进去,勾住你的灵魂,一点点往外扯……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