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4章 得偿所愿

首页
  第64章 得偿所愿

  夜晚九点,郑甜正在房间里奋笔疾书写心得。

  文磊、白峰和欧又宁三人已是各自出门。

  他们回头会直接去集中睡眠舱。

  院落里只坐着任重与陈菡语俩人。

  任重心满意足神清气爽地起身伸个懒腰。

  学了三个多小时,脑子不累,腿麻了。

  虽然都是些死记硬背的知识,但他觉得拆解师这行当还是有趣的。

  以初窥门径的状态开始学习,和过去以什么都不懂的纯白丁状态入门相比,眼前所看到的风景果然不同。

  在拆解师的初级阶段,需要考究的是知识积累。

  只要能记住各种墟兽的生理结构,然后依样画葫芦的开剖,甭管好货烂货都能有点产出,那就算是入门了。

  但真到了高级阶段,手法上的技巧开始彰显作用了。

  还有,即便是同一类型的墟兽的不同个体也会有很多细微差别,只有通过大量实践与更扎实的理论功底,才能在具体操作中准确识别到这些细微差别,将每一步都控制到最精准,最终得到完美级晶片。

  越是高阶的墟兽,其变化越是复杂,拆解时的风险越大。

  别看拆解师的工作内容简单,但真要学起来,其对思维拓展能力的需求甚至超过机甲战士。

  幸好任重上次没有虚度光阴,而是高效利用了每一分钟,提前完成原始知识与大量实战操作经验的积累。

  他的每一次死亡,都有意义。

  他已是个老练的选手。

  他的经验也通过大量阅读和记忆逐渐补全。

  如今他欠缺的只是手法上的升阶技巧。

  这一点,陈菡语这个不只是一级的“一级拆解师”能帮他补全。

  陈菡语取下手套,心情略显复杂的看着任重的背影。

  这人起初说他的天赋超乎自己想象时,陈菡语其实有点不屑。

  但短短三个多点小时过去,她从起初的不屑,到中间的讶异,再到现在的震惊。

  往往她只需要简单讲解,对面的人立马能举一反三,逐类旁通。

  在她演示手法时,对方也基本只需要看少则一遍多则两遍,再上手模仿。

  第一次生疏第二次熟练第三次无懈可击,简直开挂。

  她在专业上的高傲被任重摧枯拉朽地击溃了。

  你管这叫“有些积累”?

  这就是曾经当过研究员的公民的能力?

  或许这就是公民之所以是公民,荒人之所以是荒人的原因了吧。

  唉。

  真让人绝望。

  “任先生,像你这样的人,哪怕暂时失去了公民身份,但我相信你只要不死,迟早也能重新成为公民。你的天分让人嫉妒,不管是机甲战士还是拆解师。你以前选错了职业。”

  陈菡语犹豫片刻,出声问道。

  任重笑了笑,“谢你吉言。”

  他其实还是想说,我最擅长的真是搞科研,而不是打打杀杀。

  “如果任先生你真要在小镇上安家,其实你应该找只队伍合作。单独行动的风险总是会比较高,而且售卖收获时要被扣百分之三十的税,也不太划算。”

  任重的人设和过去不同,倒没想到这次开口邀请他的人变成了本该高冷的陈菡语。

  只是她终究矜持,话只说到一半,没明牌。

  任重点头,“是有这打算,但不急。”

  话讲到这里,陈菡语牙关一咬,干脆开门见山,“任先生你对我们视而不见,是因为你在等待职业队的邀请吗?”

  任重的拳头微微捏紧。

  他摇摇头,“那倒也不是。我对和职业队打交道没什么兴趣。放心,如果我要在镇子里选合作伙伴,只会考虑你们。”

  闻言,陈菡语脸上仿佛亘古不化的冰雪稍许消融,面露喜色,“嗯,谢谢任先生的青睐与信任。”

  “不用谢,互相帮助而已。除了你们,我在小镇里也没认识别的信得过的拾荒队。”

  任重笑眯眯答道。

  他心里却在想,陈菡语的确有故事。

  她并非表面看着这样冷若冰霜,其实她心有所求。

  但她的述求与“普查官”人设有冲突,所以过去她一直藏匿得很深。

  这次换了个遭受不公的落魄公民身份接近,她冰封的心松动了。

  她开始对自己产生更多期待,以至于冒昧地做了本该由郑甜做的事。

  你心里究竟还藏着什么呢?

  任重凝视对方,心头产生一点好奇。

  看着陈菡语因乍然绽放的笑容而陡然再度拔高许多颜值的精致面容,任重一时间竟生出对方美得惊心动魄之感。

  这无关乎感情起伏,只是身而为人面对美丽事物冲击时的纯粹震撼。

  任重快速别过脸去,暗想。

  人果然是要笑起来,才更好看。

  就在此时,小院一侧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郑甜左手拿着枪,右手扬着个小本子快步走来,嘴里高声说道:“任先生,我写完啦!”

  她满脸藏不住的惊喜之色。

  很显然,她早完工了,之前是在偷听任重与陈菡语的聊天。

  她很会演戏,但这会见任重给了盖棺定论的承诺,控制不住窃喜了。

  任重接过东西,“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

  一行三人又是骑着摩托去往集中睡眠舱。

  忐忑的少年正在十三号舱箱楼梯口翘首以盼着。

  昨天,他已经得到了3点报酬。

  但他还有更多期待,是任重所说的只卖10点的九成新速射机枪。

  只差一步,他就能握住改变命运的契机。

  他想得到,更怕失去,难免患得患失。

  他在揣度这位大人物是认真的,还是仅仅只为了让他干活更有动力而随口说的戏言。

  他当然希望那是真的,但常识却又在反复告诉他,这世上从不存在无缘无故的善意。

  少年远远见着任重的摩托在夜灯下呼啸而至,一颗心提上了嗓子眼。

  他甚至在心中祈求神明的保佑。

  摩托准确停在少年身侧。

  少年抬手正欲打招呼,任重身后却接连跳下俩人。

  少年当场看傻。

  这是两个了不起的女人,身材高挑凹凸有致且冷艳动人的陈菡语,娇小可爱美目顾盼生辉的郑甜。

  但颜值身材都是次要的。

  重要的是从这俩女子的穿着打扮上就能看出来,她们是镇里拾荒者中拔尖儿那拨。

  尤其郑甜背后扛着的大狙,更透着狰狞杀气,只叫身为底层荒人的少年望而生畏。

  少年既羡慕,又免不得对任先生的来头产生新的好奇。

  他想,或许任先生说要带自己一把是认真的。

  对方有这个能力。

  “你们先上去吧。我和这少年聊聊,等会我就不上来了。明天见。”

  “好的任先生,明天见。”

  郑甜把速射机枪和小本子递到任重手里,再和只简单颔首致意的陈菡语并肩上楼。

  任重把枪直接塞到少年手中,“拿着,这是你的枪。你给我转10点就行,我给你说的是含税价。这本书你也拿着看,也是讲枪械师技巧的。就刚才那上楼去的娃娃脸女孩写的,她是个挺专业的一级枪械师。这书对你或许有帮助。”

  少年双手接过东西,愣住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他猝不及防。

  竟然是真的!

  全是真的!

  任先生不但给了我枪,还让人帮我写教程!

  他真的在栽培我!

  他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

  巨大的幸福感刹那间吞噬了少年的心绪。

  他的身子开始发抖。

  灼热泪水自眼眶里喷涌而出。

  他终于知道,原来梦想成真的滋味是如此动人。

  神明啊!

  是你响应了我的祈求吗?

  我和母亲的遭遇终于让你动了恻隐之心吗?

  少年再呆呆看向前方的任重。

  昏黄的夜灯下,这男人脸上挂着温和平易的笑容。

  男子的轮廓仿佛在散发着莹莹光辉。

  少年猛然浑身一震。

  我错了。

  远在天边的神明并没有响应我的祈祷。

  真正的神明近在眼前。

  让我梦想成真的,是任先生!

  但任先生是人,不是神!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我们又怎么会过上这种生活?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那这神也必定充满了恶毒!

  这世上根本没有,也不该有神!

  我怎会可笑到向荒谬的神祈祷?

  “谢……谢谢你……谢谢你任先生……我……嗝儿……我……”

  重新握住希望后,长久以来心头压抑着的绝望与惶恐终于找到了宣泄口,少年终于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他猛然捂住脸蹲到地上泣不成声。

  看着少年的后背,任重恍惚间却似又回到亲眼看见他倒在地上头顶冒血的惨状。

  任重突然很想找到那个曾杀死少年的壮硕拾荒人,再把那畜生的头拧下来。

  妈的!混蛋,你踏马摧毁的是怎样的希望?

  仅仅是为了骗取十个贡献点而已!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