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3章 为了正义而薅自己人羊毛

首页
  第63章 为了正义而薅自己人羊毛

  “任先生,你把自己练成这样,没必要啊。”

  直立行走交通工具文磊对背上的任重如此说道。

  今天郑甜提前结束了狩猎活动。

  下午五点之前,小队就早早回了镇子。

  卖完货后,郑甜与文磊照着与任重约好的时间,急匆匆赶到机甲战士训练场。

  其实郑甜今天不必来,但她怕文磊不善与人交际坏了事,所以决定亲自来当僚机。

  照郑甜原本的希望,今晚该是文磊展现扎实功底,用免费的机甲战士入门培训指导,进一步勾引任重入套的大好机会。

  在来这边的路上,郑甜还三番五次叮嘱文磊一定要好好发挥,莫要辜负团队的希望。

  文磊在白天时甚至还抽空准备了教案。

  不曾想,当二人抵达现场时,只在训练场初级区的角落处看见平躺在地做挺尸状的任重。

  不是给揍的,是自己太肝,给累的。

  如此这般的极限训练,任重已经很老练了。

  郑甜白眼直翻,就他现在这模样,还练个鬼。

  既然文磊精心准备的教案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只能“熟练”地照着任重的要求,把他从地上背起来,并略有不甘的说着。

  郑甜倒是想亲自上手背,但任重身上穿上了全套外骨骼装甲,也只有文磊背得动。

  郑甜失落道,“对啊,在初级区不能这样练。营养跟不上的话,对身体消耗太大,反而有害。”

  任重有气无力地摆摆手,“不碍事。鞠经理送了我两份中级区配套的高吸收营养餐,刚好能给我压到极致。”

  郑甜、文磊:“……”

  还能这样?

  是我们唐突了。

  打扰了,人脉王的快乐我们确实想象不到。

  “对了任先生,你说说你现在的参数呢?我虽然天赋一般,但我在通过一级职称考核之前学了很多基础知识,可以给你参考一下训练方案的。”

  走出训练场后,文磊再度问道。

  任重想了想,“承载功率3.7千瓦,体能指数8.1。”

  他没提恐怖的52.9脑反应指数,不想太打击人。

  然而文磊已经受伤了。

  他大为震惊。

  原来人的参数还能这么涨?

  昨天你还一副病恹恹的模样,今天你体能指数就快达标了?

  文磊本来又想问任重有没有尝试训练协同动作,但再一转念想,这人昨晚就能穿着装甲骑摩托。

  据郑甜说他甚至能玩漂移!他是穿着一级甲,开了放大器,顶着巨大的操作延迟玩漂移!

  文磊又默默闭嘴。

  他打算回去就把教案烧掉。

  三人回了小队小院。

  这次文磊当的骑手,任重坐中间,郑甜则在后面抱着任重。

  情况特殊,三人共骑一车实在太拥挤,郑甜不抱着得摔下来。

  任重身上穿了外骨骼,倒也没什么肌肤之亲。

  抵达小院,休息一阵,晚饭时任重有意无意地问着,“对了,你们今天收获怎么样?”

  他此言一出,刚才还热热闹闹的饭桌上立马变得沉闷许多。

  郑甜放下筷子叹口气,“唉,今天点真背。”

  明明今晚为了款待任重,难得大出血买了价格昂贵的新鲜菜肉,但一想起白天的遭遇,她觉得就连嘴里的新鲜炒菜都不香了。

  “咦?”任重做惊叹状,“怎么回事?”

  听郑甜从头到尾的讲了,任重全懂了。

  历史出现了惊人的巧合,众人今天选择的狩猎地依然是铁虫林。

  除开没撞见刀锋螂之外,小队的搜寻路线与过去竟有微妙的部分重叠。

  然而沿途韭菜早在昨晚就已经被他提前给狠狠割了一茬。

  众人接连扑空情理之中。

  欧又宁骂骂咧咧,“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败家的玩意儿先下手为强,还学职业队只取晶片不收尸。好多次感应器给了提示,我们兴冲冲地扑过去,结果只能捡尸,晶片一个没见着。简直了。”

  郑甜直挠头,“我也奇了怪了。这明明是我总结过的经典路线,每隔个把月这样循环一次都有产出的。结果走哪哪没货,撞邪了。”

  文磊直挠头,“是啊,今天每个人只弄到0.3点,头疼。”

  就连无情殖装男白峰也把长长的两手一摊,“这谁顶得住。”

  任重:“噗!”

  郑甜:“任先生你怎么了?”

  任重:“没事,差点呛到。”

  非常好,打压计划大获全胜。

  没给他们搞到今天颗粒无收,是我的失误,下次一定。

  虽然这是有点缺德吧,但任重良心不亏。

  因为众人今天并没有碰到他们命中注定的恶魔刀锋螂。

  他们活下来了。

  命比什么都重要。

  “对了,等会吃过饭郑甜你有什么安排。”

  任重开始执行下一步计划。

  郑甜闻言,失落的心又立马重新活络起来,既惊又喜,如实答道:“我打算去跳蚤市场逛逛。任先生你有什么吩咐?”

  “有个朋友想学着成为一名枪械师,我有个不情之请,你可以帮我写一份枪械师的入门知识讲解吗?”

  郑甜猛打个响指,“没问题!吃过饭就写!最迟九点之前给你!”

  她开心了,任先生对自己竟又有了新需求,柳暗花明又一村呐。

  任重笑眯眯的,“那可就麻烦你了。多谢。”

  “不用谢!小事儿一桩!”

  如此一来,今晚郑甜就彻底错过了奔雷车的情报。

  等明天她或许还是会打听到消息,但车已经没了。

  很好,又一个不稳定因素被扼杀在摇篮中。

  郑甜:“任先生你那朋友需要枪吗?我这里还有把备用的速射机枪,九成新。我送给你。”

  任重摇头,“哪能送,照着市场价来吧。15点。但我兜里吃紧,过两天我再给你。”

  见她还要坚持,任重坚决道:“你送的话,我就不要了。”

  “呃,那好吧。”

  “就这么说定了,今晚我先带走枪,过几天给你钱。”

  任重现在兜里有钱,但就是不给。

  哎,就不给你机会买车。

  晚饭在其乐融融宾主尽欢的氛围中结束了。

  郑甜对这进展很满意。

  虽然她还是没能开口邀请任重加入小队,他本人也没表态。

  但不管怎么说,往来无白丁谈笑皆鸿儒的任先生愿意和自己小队众人共进晚餐,并且毫不避讳地继续向自己等人寻求帮助,就表明他没把小队当外人。

  好的开端,意味着光明的未来。

  顺着任先生的大腿往上爬的希望还是在的。

  继续努力!

  “那任哥你今晚怎么安排?去感受下咱们镇的风俗业?任哥你先不说很向往吗?哈哈哈!这个我专业!我带你去窑子放松一下?保证让你从脚指头爽到头发丝儿!”

  在郑甜的眼神暗示之下,吃饱喝足的欧又宁拍了拍自己肚皮,有意无意说道。

  任重嘴角一抽。

  失算了。

  老马也失蹄的一天。

  没想到昨天的随口胡诌居然留下了漏洞,给欧又宁这老骚货找到了切入点。

  任重心里有点发慌,暗想,得赶紧把今晚的另一个安排抛出来,不然铁定给欧又宁绑架带进沟里去。

  他立马把话头转向全程食不语的陈菡语,说道:“我那也就随口扯淡。其实我对那些庸脂俗粉没什么兴趣。陈菡语,你今晚有空吗?”

  咦!

  下一瞬间,陈菡语抬头用紧张错愕的眼神看着任重。

  她目光闪烁,面生红晕,既有羞恼,又有忐忑与紧张。

  她还将求助的眼神投向郑甜。

  郑甜的眉毛正以每秒5次的频率疯狂抖动。

  机会来了!菡语你可以冲!

  文磊等其他人,则是眼珠乱转,脸上浮现各种意味深长。

  见状,任重立马反应过来,得,又讲错话了。

  可能这就是时间线的收束性吧。

  他赶紧补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这样的。我昨天不说自己对拆解师感兴趣么?其实我已经有些基础知识积累,但我还想和你再继续学习一下手法上的技巧。下午我练了四个小时体能,累够呛,今晚也没心思去玩,倒不如学点轻松些的知识放松一下。你方便吗?我可以给你学费的。”

  听完这话,每个人心里的感受皆有不同。

  郑甜和另外三人是有点失望。

  陈菡语则是略有不快,“任先生你管拆解师技巧叫轻松些的知识?”

  涉及到她的专业领域,她仿佛觉得自己被轻视了。

  任重想了想,寻思反正一旦开始学习,自己的天赋也藏不住,索性摊牌。

  “以前我虽然只是浅尝辄止,但我在拆解师这一行上的天赋,可能会超乎你的想象。”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