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7章 文磊的故事,披挂战甲

首页
  第37章 文磊的故事,披挂战甲

  比起中级区的冷清,训练场初级区比中级区嘈杂很多。

  人来人往,热火朝天。

  各型各状的健身器械密集摆放在一个不甚透气的大厂房里,像极了廉价量贩健身房。

  衣着暴露的男男女女或光着膀子,或身穿紧身背心来来往往。

  全员汗流浃背,身上冒着蒸笼里的包子般的雾气。

  在大厂房的另一端,则是形如射击街机的脑反应训练机,也站了不少人,正平举低功率射线手枪对着墙上以极快速度闪烁的斑点进行射击。

  这是小镇里拥有战斗力的荒人们平时最爱来的地方,比21世纪的KTV、酒吧、网吧之类的还受欢迎。

  任重倒是难得的在这里感受到了些许生气。

  职业者努力训练便是投资自己。

  与贫民窟中那些已被碾压进泥土里的底层荒人相比,同为荒人的职业者终究不一样。

  这种人对未来有渴望有追求,就有精气神。

  角落处,身穿20Kg负重马甲的任重正在弧形跑步机上双腿迈得仿佛风火轮,几乎能见着重影。

  他已经在这台跑步机上以百米冲刺的劲头连续飞奔了近五分钟。

  反正累趴之后有文磊来扛人,是以他练得比普通拾荒者疯狂很多。

  这倒让一直在他旁边候着,想等他下去好接班器材的汉子受不了了,心说这生面孔怎么这么不识相。

  “我说哥们,你跑跑差不多得了,非要把自己累死在跑步机上?这不晦气吗?给我下去!”

  汉子嘴上说着,便伸手来推搡。

  此时任重正全力奔跑着。

  汉子的行为很危险,极易造成受伤。

  任重眼角余光瞟见那汉子伸来的巴掌,心头暗惊,想要减速停下已来不及。

  在这刹那,他心头闪电般划过念头。

  自己终究还是被郑甜小队“保护”得太好,忘了在这全员刀口舔血的时代,星火镇的拾荒者们必定民风彪悍,不留神放松警惕了。

  在小镇围墙内部,荒人们只要不动真家伙,拳脚斗殴是不受约束的。

  反正打死人也没事,猎杀者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出现,取走刚死之人的新鲜脑子。

  嘭!

  刹那后,任重没倒,反倒是那汉子斜刺里飞将出去,正撞在一个做硬拉力量训练的女人背上。

  一时间鸡飞狗跳,喧嚣四起,叫骂连连,场面上乱成一团。

  任重满满放缓速度,停了下来,看着及时出现的二米二六的巨汉,咧嘴笑道:“你怎么来了?”

  文磊憨憨说道:“先前任哥你走的时候说今天要来初级区,队长寻思这里人多眼杂乱七八糟的,怕你被不开眼的人找麻烦,叫我跟过来看看。幸好我来得及时。”

  那边的汉子和被撞翻的女子已经爬了起来,扭头望向这头,正欲叫骂,但却见着文磊那极具辨识度的铁塔身躯,硬生生把怒骂吞回嗓子,低声骂骂咧咧嘟嚷着走了人。

  文磊在郑甜小队内部虽然地位卑微,但怎么也是半职业拾荒队成员,在小镇荒人里的确算得上人上人了。

  ……

  正好任重也要换训练项目,二人换了个地方,坐到两台并排的划船器上。

  虽然这里也是人满为患,但文磊似乎只在小队里憨厚,到地方后只摆了摆手,便有两名散户拾荒者识相地灰溜溜起身走人。

  坐下后,二人练过一阵,任重放缓动作,说道:“文磊你有什么事只管直接和我说吧。”

  这憨货撒谎都不会。

  先前与小队成员告别时,他根本没告诉其他人自己要来初级区。

  这种芝麻蒜皮的小事不必刻意强调。

  文磊肯定是自个跑来训练场找鞠清濛问了,才知道来初级区,然后又言不由衷的把幌子扯郑甜头上。

  任重哪能不知道他心里藏着想说必定又难以启齿的事。

  任重本想告诉他,以你我的交情,大可开诚布公。

  但在这轮复活里的文磊却并不知道,他“曾”帮任重做了四次训练启蒙,相处甚久。

  两人站的角度不同,交情自然也不同。

  闻言,文磊划船的动作一顿,讪讪挠头,“就知道瞒不过任哥你。那……那我就说了?”

  “说!”

  ……

  “任哥,我的脑机同步率怎么也提不动,涨幅太慢了。受同步率拖累,承载功率的涨幅也就那样。我的脑反应指数更是连给任哥你提携都不配,练这么久也才不到40。”

  “比起其他人,我进步太慢。再要不了多久,队长就有机会晋升二级枪械师。白峰、欧又宁和陈菡语也差不多快了。可我……都不知道还要多久,唉……”

  听完他的苦恼,任重脑中快速分析,文磊虽然相对单纯善良,外表看着也忠厚愚钝,但并非真蠢。

  他通常只是没得选择,而被迫懂装不懂。

  这也是他的生存哲学。

  自换过新车后,奔雷车乘员舱拥挤的问题便凸显出来了。

  郑甜对待文磊的态度有了微妙变化。

  但拥挤并非最核心的原因。

  不同于任重的天赋异禀,文磊的潜力只能说中等。

  他半年前加入小队时,便已经是一级机甲战士。

  到如今半年过去,他的进步只能说平庸。

  如今换车如换刀,郑甜小队的狩猎能力已有显著增长。

  其余人与二级职业者也距离不远。

  即便不考虑搭上任重这“普查官”的路子,郑甜小队本就有腾飞之势。

  那么按照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森林法则,淘汰文磊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这可以说郑甜无情,但换个角度理解,假如其他人都升阶为二级,那么小队必然要去探索更危险的区域,挑战更强大的墟兽,带着文磊这一级重装战士在小队里充当前排,只会让他死得飞快。

  “所以你是希望我拜托郑甜留下你吗?”

  任重单刀直入的问道。

  文磊短暂犹豫,“也不一定吧。真到了那一步,我确实还是离开的好。主要是另一件事。”

  说着,他从胸口取下个铁链子来,递到任重手里。

  任重拿在手上,定睛一看,链子下端竟是块做工精细的古旧怀表。

  “这是?”

  嘴里说着,任重打开腕表盖板,映入眼帘的是个由铁丝嵌成刻度的表盘。

  随后他便在盖板内侧看到了一张小女孩的照片。

  小女孩约莫十一二岁模样,古铜色皮肤,长相很朴素,笑得很纯真。

  “这是我的发小。十余年来唯一一个脱离荒人阶层,成为公民的人。”

  任重眉毛一挑,“哦?她很有天分?”

  文磊:“她的天分我不太清楚。她是因为被公民领养而实现的阶层跨越。”

  “原来如此。”

  “十年前,她十一岁的时候被领走了。这腕表是小时候我在垃圾堆里捡零件拼装的,做了两块。我一块,里面是她的照片。她一块,里面是我的照片。”

  真是甜美的童年,任重看着文磊那既憨厚又洋溢着莫名光辉,黑里泛着红的面孔,心头进莫名有一丝羡慕。

  或许这女孩就是文磊能在这黑暗时代形成光明人格的主因吧。

  任重问道:“所以你想怎么样?”

  “我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我希望她在大城市过得很好吧,也希望她的养父母对她好。不管如何,我都想知道她的情况。当然我也知道她可能已经死了……”文磊苦笑一下,“这并不奇怪。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呢。”

  “总之。等任哥你回去的时候,如果条件允许,我想请你帮我打听一下一个叫艾嘉珊的女孩子。如果她还活着,我还活着,就告诉我她的情况,但不要告诉她我的事。如果那时候我已经死了,你就告诉她我过得不错,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不在星火镇了。可以吗?”

  任重沉默很久,“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找她?”

  文磊深吸口气,“我对自己成为公民一点信心都没有。如果不是公民的话,是没有进入任何城市的资格的。”

  “嗯。”

  任重陷入沉思。

  文磊的期待建立在自己真是普查官的前提下。

  但很显然,这汉子的期待在某种意义上落空了。

  不过,任重却认为只要自己的成长继续加速,帮到他的可能还是有的。

  “文磊,你相信我吗?”

  “当然信了!咳咳,其实我除了相信任哥你,也没别的选择啊。我又不可能接触到别的公民。”

  任重:“那你就借我20个贡献点。”

  文磊:“哈?”

  倒不是他不愿意,而是没反应过来,以普查官的财力,怎么会找自己这种小人物借钱。

  九点整,两人并肩走出军火商城。

  此时任重身上已经穿上了全身覆盖的均衡型一级基础外骨骼,背上一把长1.5米,宽0.09米的宽厚大剑。

  现在他兜里余额只剩4.12贡献点。

  就在刚才,鞠清濛从他的账户中刷走160贡献点,从文磊的账户中刷走20点。

  任重比预订计划提前一天购买了自己的第一套战斗装备,售价150,以及售价10的配套电池。

  甚至还多搞了一把价值20贡献点的硬质合金战刃(一级)。

  这是任重计划外的收获。

  原本他以为自己身上的训练甲和剩下的那块全新电池只能半价回收,价值11。

  不曾想,“有求于他”的鞠清濛经理再次让文磊这可怜的荒人知道了个新的冷知识。

  原来在商城里购买的产品,只要无破损且购买时间小于七天,是可以由经理级职员做主全额退货的。

  任重这边又搞回来22点,手头总资金达到164.12,再算上文磊的借款20点,刚好够用,略有盈余。

  二人临走时,鞠清濛还在后面热情地欢送,“不愧是任先生,出个差都能顺手练个新职业,这才穿几天训练甲,提升也太快了啊!我在县城职业学院里那些学霸同学怕是都赶不上你。”

  老舔狗了。

  【PS: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月票啦!大家不要忘记投票哈!还没有投资的兄弟也可以投资一下哈,旱涝保收的。】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