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八十章 对抗

首页
  第八十章 对抗

  徐向阳口中所谓的“尝试”,自然只有一件事。

  他已经试过对没有生命的物品通灵、对被怪物附身的人类通灵,那么再往下一步……

  毫无疑问,那就是直接对怪物本身实施通灵。

  而这样做的风险,他到目前为止还一无所知。

  但根据林星洁的讲述,在徐向阳对怪人实施通灵、意识进入杨老师的内心世界后,对方在现实世界里确实停止了活动;

  这就意味着,如果他将能力直接施加在鬼屋老人身上,说不定会出现某种超出预料的变化——

  当然,依照徐向阳原本的计划,对自身能力的测试,本不该如此激进。

  他实际上为自己的能力实验精心设计过数个计划,大体上可以分为数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针对无机物所产生的类似于“记忆回溯”的效果,相关试验在这段时间的努力下,已经告一段落;而第二阶段是针对被附身者。

  他能否将怪物从人的身上驱赶走,会决定他们之后需要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附身者、以及要如何处理类似的人,这无疑需要反复练习才能确认,并且能通过这种方式熟练掌握自身的才能。

  然而遗憾的是,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因为林星洁就在他身后。

  她的精力有限,每一次召唤小安之后都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体力……

  而现在,鬼屋老人就在他们面前。

  徐向阳其实没有其它选择,只能将可能性赌在自己身上。

  于是,真正能阻止他没有立刻动手的理由,只剩下一个了——

  他正在害怕。

  他发现自己的双腿正在发抖,根本没办法集中精神。

  光靠人类的意识,真的能战胜一个鬼魂、一头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怪物吗?

  对于徐向阳来说,深入那个黑暗无光的内心世界,不仅仅是“未知的恐惧”,因为他才刚刚尝试到第二阶段,结果便已经让人心有余悸。

  如果当时没有及时中断通灵,如果我被潜伏在杨老师体内的鬼魂拖下深渊……会变成什么样?

  这让他更为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正在面对的是一个全新而陌生的世界,那里不止有新奇的风景,更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危机。

  徐向阳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和他、和林星洁一样的人,他们一定能理解自己此刻的心情,那种如履薄冰,随时都可能遭遇凶险的畏惧。

  亲身直面一起超自然事件,就好像是在一条悬挂在深谷之上的绳索上行走,随时有可能被风一吹坠落谷底,粉身碎骨——

  “向阳……?”

  林星洁略微颤抖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打断了他的沉思。

  “我,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但是……千万不要勉强自己,知道吗?不要像刚才那样吓人……”

  徐向阳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就在这一瞬间,他的心情突然平静下来。

  “你,你听见了吗?喂,你告诉我啊?”

  声音再度从背后传来,他却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

  当徐向阳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他意识到这次的通灵结果和过去都截然不同。

  他看到的并非沉浸在无边无际黑暗之中的心灵世界,而是现实。

  他甚至能看到,林星洁正紧紧抱住瘫软着倒下去的自己,一脸担忧地大喊。

  然而奇怪的是,他的视角却是以一种从上往下的角度;以及,他所看到的世界没有色彩,而是黑白色的,就像他对某件物品进行记忆回溯时所看到的场景一样。

  除此以外,他还看到了……

  那位鬼屋老人。

  凝固的世界里,好像只剩下他还在继续行动。

  老人慢慢抬起脸,黑洞洞的双眼直视着徐向阳脱离肉体的意识。

  周围的空气变得异常粘稠,阴森腐朽的气息吞没了附近这片区域,几乎要压得他喘不过气。

  徐向阳慢慢回过神来。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

  他的通灵能力从来没有受过阻碍,对于没有生命的物品就不用说了,刚才他对怪人进行通灵的时候,直接进入了对方的心灵世界。这是因为杨老师只是个普通人,没有对自己设防;

  而现在,当他想要对这位鬼屋老人实行通灵的时候,终于遭到了阻碍。这说明有一部分强大的异类的确有能力干涉通灵过程……

  徐向阳一点都没有生气或是沮丧,反而忍不住想要放声大笑。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办法毫无疑问是有效的!对方畏惧和忌惮这种做法!

  虽然仍需要冒极大的风险,但光是知道“有效”这个事实,就足以让他坚持下去!

  不过,尽管徐向阳很想笑,很快就发现自己实际上是没办法露出笑容,

  他现在的状态就像是传说故事里的“灵魂出窍”,没有肉体,仿佛一个孤魂野鬼,做不了很多事情;但反过来说,也有大量在受到肉体束缚时不能做的事情可供尝试。

  他是一阵风,一阵自由的风,能在现实世界与另一个世界穿梭。

  所以,你是……拦不住我的!

  徐向阳瞪着脚下的鬼屋老人。咬紧牙关,用上了在杨老师的内心世界里运用到的技巧,沉浸心生,努力将自己的意识延伸出去、延伸出去,化作触角。

  周围像是凝固胶体般僵硬的空气,终于在他的意志下一点点强行扭转,就像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冻住的河水重新开始在冰层下流淌。

  对了,就在怪人入侵校园的那个晚上——

  和鬼屋老人进行意志对抗的时候,徐向阳又想起一件事。他第一次对杨老师实施通灵的时候,那种宛如电流爆发般的触动感,恐怕同样是意识与意识之间的对抗

  只不过持续时间太短,他就成功入侵了怪人的思维,所以没能反应过来。

  不过现在,他终于遇见了拥有足以抗衡乃至压制自身通灵能力的敌人……

  *

  鬼屋老人正在以不紧不慢的速度靠近少年少女。

  自从那天晚上被逼退以后,它始终没有放弃,就像是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们,耐心等到时机到来。

  所以,它先是用怪物控制十五中内任职的老师,让他去袭击学校进行试探,随后再次设下陷阱,让被附身者先消耗林星洁的力量,之后再亲自动手。

  以上固然只是徐向阳和她的猜测,但眼下这种状况,足以证明情况八九不离十。

  这种宛如埋伏在草丛里的毒蛇般阴冷的做法令林星洁感到不寒而栗。

  ……更重要的是,事情的真相恐怕已经不重要了。

  对方已经逼近眼前,如果不能活下来的话,一切都毫无意义。

  她发觉自己每一次睫毛眨动,眼前的场景就会像是拍照那般闪动一下,随后鬼屋老人就会凭空挪移一段距离,靠得更近。

  林星洁慌乱起来,但越是心慌就没办法集中精神。

  她努力想要寻找到那份感觉,想象着鲸鱼从漆黑的洞穴中一跃而出的场面。

  少女的精神与另一个世界的联系绵远悠长、源源断绝;可是想要让那片海洋的力量真正入侵到现实里,却需要她全力以赴,让浊流侵蚀现实的壁垒,打开链接两个世界的通道——这是对林星洁来说负担最重的部分。

  像这次一样,一旦小安转了个圈回去后、她还想再度将其召唤出来,林星洁便会觉得头痛欲裂,这是精力消耗超过界限,头脑超负荷运作的征兆。

  “呜……!”

  林星洁捂着脑袋,脸色苍白,额头上沾满冷汗。

  她恶狠狠地等着鬼屋老人。而就在这时,对方却突然停止接近,空虚的目光望向别处。

  “……真的停住了?”

  林星洁蹙起眉,并没有就此放下心来。

  她能感觉得到,空气中那紧绷的氛围,两股无形的意志正在彼此对抗。

  与此同时,徐向阳发出一声闷哼,身体突然软软往后倒了下来,

  林星洁连忙抱住了失去平衡的他。

  她注视着好朋友的脸,发现他正紧闭着双眼,嘴唇微微颤抖,看上去简直比自己还要虚弱。

  “真是,竟然连你都变成这样……”

  林星洁忍不住苦笑起来。

  “这不是连一起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当然,她很清楚。假如徐向阳刚才真的选择扶着自己逃走的话,绝不可能从鬼屋老人手中逃生。

  必须要想办法阻止它的前进,如果她不行,就由他来,一个简单的“二选一”,仅此而已。

  归根结底,她若是能成功将小安召唤出来,徐向阳就不用如此辛苦了。

  只是现在……

  “还有机会。”

  林星洁心想。

  “趁着这老头确实停下脚步的这段时间里,先转移到别的地方去。如果我能快一点恢复的话……!”

  她咬着牙,抱着徐向阳的脑袋,想要将他从地上扶起;结果才抬到半路,女孩手臂上的力气便泄得精光,难以抑制地松开来;还想再努力一把,却根本抬不起来。

  林星洁的体力本来就没有完全恢复,说不定还需要别人扶着走呢。

  “唉,真是的……”

  她放弃了离开的打算,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将徐向阳的脑袋重新放回自己穿着牛仔裤的大腿上。

  林星洁能感觉得到,空气里那两股冥冥之中的无形力量的对抗,不需要太长时间就要分出胜负。

  其中一方仍显稚嫩,起初还能挣扎一番,但很快就要被另一方压倒了。

  林星洁虽然很想相信是自己的朋友占据了上风,但是……

  她注视着空地前方。

  鬼屋老人周围暗沉阴郁的颜色,分明正在一点点侵染和扩张,那股非人的气势正在变得越来越庞大,一时间风云变色,晦日无光,林星洁竟感受不到阳光的温暖。

  尽管到目前为止,对方还没有动身的意思,可林星洁看着它,就会忍不住联想起和徐向阳一起看过的僵尸片里,那种电影开头被人关在贴满符咒的棺材里的僵尸;而按照剧情发展,之后符咒肯定会被人撕掉,棺材肯定会被人打开,僵尸肯定会蹦出来害人……

  等到徐向阳的意志无法压制对方,就是鬼魂即将再度开始行动的时候。

  “听天由命吧。”

  女孩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坐在原地开始不断尝试着联系另一个世界,直到积蓄起足以再一次召唤小安的力量、或是恢复到能带着两个人一起离开现场的体力。

  林星洁轻轻叹了口气,同样闭上了眼睛。放在徐向阳脸上的芊芊玉指,无意识地抚摸着男孩的额头,好似是想要将那双紧紧皱起的眉毛抹开来。

  *

  等竺清月赶到现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黑长直发女孩的大腿上,是闭着眼睛、仿佛正在悠闲小憩的男生。

  如果不是周围的情况很不对劲——阴风阵阵围绕着一位无眼老人,正与他们俩紧张对峙——乍一看简直和周末公园随处可见的那种躺在草甸上一起晒太阳的年轻情侣没俩样。

  林星洁听到有脚步声靠近,立刻睁开眼睛,见到是她,脸色顿时一变,开口就是痛骂:

  “你来做什么?”

  “你是白痴吗!”

  “你是来送死的吗?!”

  竺清月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通,有点无辜地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

  她没有生气,却是突然想起了在今天上课之前徐向阳对自己说过的话,反倒忍不住笑了起来。

  林同学若是看到电影里有类似这种回来送死的情节的时候,恐怕同样会破口大骂吧……真像她的风格。

  短发女生走到躺在地上两人的身边,目光直视着紧闭着眼睛的徐向阳。

  竺清月蹲下来,直视着徐向阳。她看到男生的眼皮正在轻轻颤动,像是即将苏醒,也不管他是否真的听得见,轻声开口:

  “我没有像你说的那样带上枪或者电锯;不过,我带了真正的怪物回来。”

  “……什么?”

  一旁的林星洁听见她的话,有点摸不着头脑。

  竺清月轻轻挥动了一下手臂,姿态就像音乐会上的指挥家那般优雅。

  下一刻,一头人面蜘蛛从楼顶上跃下,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咬向了空地上鬼屋老人的脑袋。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