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10章 白套袖

首页
  第010章 白套袖

  “这与我的设想不同!”

  陈星河傻愣愣想了好一会儿,不知道应该高兴好呢?还是应该沮丧!

  “这风鼓穴怎么就被我轻易冲破了?”

  “剑影?”

  “对,感觉不会错。”

  “先天造化之气即收,后天口鼻之气即接,遂分两仪,四相相承,于是天赋之性散于四肢……”

  “山石之精,江水之华,自然凝聚太极之中。”

  “取东方之木练剑,木能生火,制火下降,而会坎铅,是谓青龙驾火游莲剑……”

  “这是沙家非常重要的剑道残篇。沙长老耗费大量心血和财力才炼出来,这种剑法类似驾驭剑气,又与普通意义上的剑气不同,初始阶段称作剑胎。”

  “通明境成剑影。”

  “阳关境成剑啸。”

  “浩然境成剑气。”

  “至于玄虚境,似乎可以修出剑意,沙长老都不是十分清楚,只能借助三魂剑摸索。”

  “不知道怎么搞的,沙长老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剑胎竟然跟着我回来了,不过它给我的感觉特别虚弱,要用真气一点点调养壮大。”

  “现在没时间去想那么多了。”

  “既然风鼓穴拦不住我,接下来便全力冲击太乙穴!”

  “这太乙穴可是一道坚不可摧门户,又称阳关穴,自古以来不知挡住多少三流高手,让他们无法成为二流高手。”

  想到这里,陈星河暗自调动真气,发疯般攻击太乙穴。

  全力以赴之下,发现真气竟然壮大四五倍之多。没有怎么费力,那些与通明境有关穴道一触即开。

  进境如此之快,真的有些吓人。

  不过陈星河想到天大地大,在那些神秘修士眼中,江湖人士不过蝼蚁,立刻不觉得这份进境有多么夸张了。

  在如此心态助推下,心中不起多少波澜,所以进步更加神速。

  短短一个时辰,他就贯通通明境所有相关穴道。

  令人傻眼的是,真气反而越来越凝练,甚至产生一种生生不息之感。

  若非每时每刻都在冲击太乙穴,造成难以想象消耗,否则以现在这种状态不用担心真气匮乏。

  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陈星河身躯一颤,栽栽歪歪倒向枕头,嘴角出现一丝黑血。

  他成功了,耗光真气形成反伤,至少要修养三天才能恢复过来。

  有这三天时间应该足够了,到时候再想办法遮掩功力。

  他擦干嘴角黑血,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去多久,睡梦中听到有人说话。

  “是他吗?”

  “是,就是他,这小子当时过来帮忙,我们还在纳闷。其他人想推差事推不掉,他怎么主动过来帮忙?这一点非常可疑。”

  阴影中传来命令:“不要惊动他,叫旁边床铺伤员出去问话。”

  “是!”三名青衣弟子赶紧照办。

  时间不大,关于陈星河的一切书写成文字摆放到条案上。

  “铁西村村民陈星河?”

  “十三岁加入点苍门,从杂役弟子做起,依靠识文断字和粗浅算学帮助管理账目。月前勉强打开第十三节龙脊,成为点苍入室弟子。”

  “尚未登堂入室便参与围攻擎源派,受擎源第三真传剑啸所伤,运气好捡回半条小命。”

  “至于他为什么帮忙搬运武器也得到了很好的解释,天梯院弟子为了开小差,狐假虎威哄骗其他门派弟子过去帮忙。”

  “此子软弱可欺,身上伤势验看无虞,真难为那些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家伙煞有介事带着大家找了两个时辰。”

  “哼,修意门掌门那么急,大半夜要我提档调查,白白浪费了照影门的人力物力。”

  旁边响起轻笑声:“咯咯咯,师兄这份抱怨可千万不要被修意门和天梯院听了去,否则又要吃排头,他们总是一副高高在上嘴脸。”

  “好了,少在这里触我霉头。夜已深,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那么喜欢熬夜?”身穿黑衣,双臂套着雪白套袖的俊俏男子突然一愣,转身在竹架上寻找东西。

  白套袖,照影门每代弟子只一人佩戴,意味着过人能力和背景。

  “师兄,怎么了?”粉雕玉琢少女起身,双眼一亮道:“有重大发现对不对?”

  “那个开龙脊开出龙吟声的弟子应该位于库房附近,我在马车车底发现一些武器碎片,锈蚀痕迹严重。”白套袖师兄用镊子夹住斑驳金属,放在眼前仔细观察。

  “哦?师兄的意思是……”少女赶忙翻动书简,嘿嘿笑道:“擎源第三真传!”

  白套袖眯起双眼,拿起条案上关于陈星河的书简仔细观看:“对!在围攻擎源第三真传许松的战场上,这名点苍弟子恰恰是唯一幸存者,打扫战场时发现大量武器碎片,虽然锈蚀痕迹没有马车下面这几块这么严重,却可以确定其中必有联系!有趣,我很想知道小小的铁西村村民暗藏着怎样的秘密。”

  少女故意唱反调:“也许是巧合呢?按照门中各种猜疑链去锁定,似乎都锁不住这个小村民。”

  “哈哈哈,忘记门中那些繁琐教诲吧!相比猜疑链,我更相信直觉。”白套袖信心十足。

  “直觉?天啊!师兄追缉竟然靠直觉?这话要是被外人听了去肯定会怀疑人生。”

  “少一惊一乍,照影门专司追缉,至于如何去追,外人不得干涉!”男子拿起锈蚀碎片,稍稍用力将其掰开,仔细检查断裂截面。

  少女拿起碎片,边在灯下观察边问:“师兄有什么发现吗?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个点苍门小村民与龙吟有关。”

  “你错了,我没有说过这些碎片与龙吟有关,锈蚀碎片是锈蚀碎片,龙吟是龙吟,它们暂时还是两码事。”

  “暂时?”少女一愣。

  “对!暂时,尽管这么说很不负责任,可是一旦某人引起我肖燊的兴趣,那么我会假设此前此后一切无法解释的事情都与此人存在关联,哪怕他表面上一万分清白。”

  “咯咯咯,我胡幺儿的亲师兄果然与众不同,看师兄破解悬案真是享受!熬夜一百年一千年都值。”

  “亲师兄?还有后的?”肖燊疑惑。

  “当然,心情好就是亲的,心情不好便是后的。”少女笑眯眯起身说:“那好,我去看看咱们的点苍门小村民。”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