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章 不可以吗?!

首页
  第4章 不可以吗?!

  何宏杰一家三口忙作一团,直到严文秀扶着何骁骁起身,何骁骁已哭得梨花带雨、不能自已:“我、我做错了什么,你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害我?童童,当年我有什么好吃的都让给你,你要什么我不敢有任何异议,甚至你把我妈和我当成佣人使唤。我把你当姐姐啊,你为什么要陷害我妈……”

  她人生得美,泪盈于眶,欲落未落,看着楚楚可怜,让人心酸。

  童归看得认真,仔细观摩了一回之后,她严肃认真地道:“你哭戏不错,我会向你学习,争取有一天超过你。”

  众人一听这话面面相觑。

  经童归这一提醒,他们都想起何骁骁今年才斩获万花奖最佳女主角,要说演技,何骁骁确实是登峰造极,哭戏当然也难不倒何骁骁。

  敢情何骁骁刚才就在演戏?

  何骁骁被童归戳穿后,依然泣不成声,躲进严文秀的怀里,但眼中的恶毒锋芒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何宏杰搀扶起自己的爱妻和爱女后,痛心疾首地看着童归:“这么多年了,你行事还是这么偏激,破坏骁骁的订婚宴对你有什么好处?”

  苏途这样的金龟婿可遇不可求,偏就在今天这样的大场合童归来闹,这让苏途怎么看他们一家子?

  “是啊,我妈行事不偏激,所以你们联手害死了我妈。”童归眸色坦荡,这这么直视何宏杰的双眼,一字一顿地道:“我妈从小就教育我,己所不施勿施于人,这句话我从没有一刻敢忘。何董,你摸摸自己的良心说话,我妈嫁给你十年,有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我妈去世这么多年,你有没有后悔没能护住我妈?当年我妈的死,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愧疚吗?”

  母亲就是太好太善良,才会被这恶心的一家子作贱至死。

  何宏杰看着童归的眼睛,它像极了童真的双眼,一时间竟有一种童真在质问他的错觉。

  但是童真不会这么咄咄逼人,童真说话从来都是温柔的,在他的印象中,童真从没有一刻跟他红过脸。

  虽然他从来不认为自己对童真有男女之情,但不可否认她是一位好妻子,也是一个好母亲。

  童归的质问,让他哑口无言。

  “我妈去世时才三十几岁,正值女人最好的年纪。她早早去了,我这个当女儿的至今也没能为她送葬,现在我长大了,想为我妈办一场体面的葬礼。何董,这不可以吗?!”童归哑声问道,红了眼眶。

  何宏杰退后两步,他有些慌乱。

  童童是他和童真的孩子,这一点勿庸置疑,童童身体里流着他的血液,这一点更不容置疑。

  如果不是童童今天回来,他几乎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孩子。

  他当年赶她出何家,也不过是因为大家都指证是童童害死了童真,他以为这个孩子年纪小小就这么恶毒,所以早早送她出国,让她离开这个家自生自灭。

  他声音有些颤抖:“当、当然可以……”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