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9章灰三奶奶

首页
  第19章灰三奶奶

  我有些讶异的看着陈元元,生怕他要和我一起。

  陈元元脸上的笑容十分的耐人寻味,走到了我的身旁笑着说道“怎么了?要我陪你们一起进去开棺,还得另外收费,十万!”

  “谢谢您嘞。”

  我连忙双手作揖,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如果他非要跟着,我也确实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把他支使走。

  张山风依靠在了门口,跟着我说,他就在外面等着。如果需要帮忙,可以随时叫他,不过叫一次就要收费十万。

  我苦笑了一声,对着他说道“我尽量不给你赚钱的机会。”

  和张山风进入了堂屋。

  堂屋里满地都是动物的腐烂的肉泥,踩进去黏糊糊的那种感觉别提有多难受了,还有一股难以言说的味道,几乎让我崩溃。

  走到了棺材旁,张山风对着我说道“易川我请了灰三奶奶来帮忙,所以等会你听他的就行。”

  “灰三奶奶不是不愿意帮忙吗?”我有些诧异的说道

  张山风苦笑了一声说道“谁知道它怎么突然改主意了呢?”

  不管怎么样,也算是一个好事。

  张山风嘱咐了我几声,对着灰三奶奶客气点。

  我点了点头。

  他嘴里喃喃自语了一声,似乎是念咒,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他这是在灭自己的阳火。

  都说人的头顶和双肩各有一把阳火,当阳火鼎盛的时候,鬼怪都不敢轻易的靠近。

  张山风这么做想必就是为了让灰三奶奶来上他的身,他供奉的灰三奶奶,从某种角度上也是一只鬼。

  张山风拍完肩膀之后,就开始搓自己的脸。

  来回搓了几下之后,他的动作开始变得迟缓了起来。

  最后搓脸的动作变成了一个捋胡须的动作,眼睛微眯,嘴里还不时的打着哈切,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他整个人完全换了一个状态,身上也隐隐的散发着一阵煞气。

  我调用五行气朝着他身上看去,只见张山风的脑袋上正趴着一只硕大的大黑耗子。

  这只大黑耗子用两只爪子遮住了张山风的双眼,那条细长直接从他的鼻子里伸了进去。

  这一幅画面别提有多诡异了。

  “哎,张翠霞躲不开你师父。如今张山风这个臭小子也躲不开你,这都是宿命啊”灰三奶奶控制着张山风,一边虚捋着须一边朝着我叹气道。

  这声音尖锐而又沙哑,明显不是张山风的声音。

  听他提起了张寡妇,我就接茬问道“灰三奶奶,你可知道张姨是怎么死的?还有知道我师父在哪里?”

  灰三奶奶这会缓缓的抬头,盯着我看了好一会,也不回答我。

  绕着棺材旁走了几圈,似乎在打量什么。

  随后从张山风随身带着的那个布袋之中,掏出了一根檀香递给我,让我点燃后插在棺头。

  我照做之后,灰三奶奶也不理会我,盯着棺头的檀香看了好一会。

  推开了棺盖,朝着里面看了一眼,有些诧异。

  里面并没有尸体或者其他恐怖的东西。

  只是摆放着一套鲜红的衣服。

  “灰三奶奶之前,你之前不是说这里面有东西吗?”我带着一丝诧异的问它。

  灰三奶奶看了一眼这套红衣,这会瞥了我一眼,冷冷道“这不是东西吗?”

  确实...这还真的是个东西...

  它说完后,就小心翼翼的把这一套红衣给拿出来。

  这会才发现衣服下面压着一块牌位。

  它又把牌位拿起来之后,牌位的正面一个字都没有,翻过牌位,只见后面有着一行小字。

  灰三奶奶看到了牌位上的这一行小字,脸色顿时大变,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我连忙问它怎么了?

  因为牌位后面上的那一行小字,我是一个都不认识。

  灰三奶奶脸色怪异的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只是把牌位毕恭毕敬的放在了红衣之上。

  又朝着棺材里打量了几眼,东敲敲,西摸摸,没一会顿时传来一阵lsquo;嘎达rsquo;声。

  顿时棺材底下出现了一个暗格,打开暗格里面放着一个巴掌大小的木盒子。

  灰三奶奶整个人显得极其的不自然。

  极其小心的取出了木盒子,毕恭毕敬的交到了我的手上。

  “行了,老身答应张山风那小子的已经做完了。这个东西,你收好,善后事宜我会和那小子说的,到时候你跟着一起照做就行了。”灰三奶奶说完之后似乎着急离开一样。

  我拿着这个木盒子,满腹的疑问根本没有机会问他。

  张山风哆嗦了一下,随后打了一个长长的哈切。

  刚想和张山风说什么,他连忙跟着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似乎在听人说话一般,侧身倾听,不时的点头。

  我朝着周围看,也没东西啊...

  “怎么样?要不要我帮忙啊?再给你打个八折也行啊?”陈元元似乎见我们迟迟不出来,就在外面喊着。

  “不用了,我们差不多了。”虽然带着满腹的疑问,不过开棺应该算是非常的顺利。

  几分钟之后,张山风对着我说道“很顺利吧。”

  我连连点头,问他灰三奶奶有没有说什么?

  张山风点头说道“灰三奶奶让你把东西收好,那个东西用的好是个宝物,用不好就是一个祸害,所以一定要放好。”

  听到他的话,下意识就把木盒拿出来,放在手心里把玩了几下。

  木盒做的是非常的精致,上面刻满了一些非常复杂的文字,我也不清楚是什么时代的文字。

  我尝试了几下都没能打开,就问张山风说道“灰三奶奶没跟你说,这是什么玩意吗?还有怎么打开?”

  张山风摇头说,灰三奶奶并没有告诉他什么。只是跟张山风嘱咐了几点,第一就是让我把东西收好。第二,就是红衣和牌位放在棺底的暗格之中。第三则是把张寡妇放入这口棺材去安葬。

  听到了第三点之后,我连忙问他“把张姨放在这个棺材里?为什么?”

  张山风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灰三奶奶再三嘱咐我,一定要把干妈放入这口棺材,在去落葬。灰三奶奶应该不会害我们吧。”

  我心想着确实,灰三奶奶和张寡妇之间的关系就是鱼和水的关系。虽然张寡妇死了,灰三奶奶也不会害她的。

  我拿着牌位问张山风,灰三奶奶有没有把后面的字是什么意思告诉他?

  张山风摇头说没有,灰三奶奶答应帮忙已经是破例了。

  我点头。不过还是留了个心眼,拿着手机把这个牌位正反面都拍了照,虽然不明白上面的字,但是从灰三奶奶的表情来看,这个上面肯定是记录了一些重要的事情。

  我把牌位和那一套凤冠霞帔放入了棺材的暗格之中,就走出去了。

  陈元元看见我俩,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

  庄德彪这会走上来,一脸紧张的问我们怎么样?

  我们也是如实的说解决了。

  张山风和他商量里面那口棺材能不能给我们用。

  庄德彪自然是满口答应的,不过他有些顾虑的问我们这口棺材有什么用?

  我们也没有隐瞒,说是要给张寡妇落葬用。

  庄德彪以为我们要省钱,就拍着胸脯说,村子里可以给张寡妇准备一口上好的棺木。

  这会陈元元在一旁对着庄德彪说道“庄村长,你这就是外行了。这口棺材原先是煞棺不假,但是通过这个解煞之法后,这口棺材现在可变成一口风水棺,以后就算埋入的地方有煞,也可通过棺材自行把煞气转成风水之气。”

  庄德彪露出了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就问我们需不需要把棺材给搬过去?

  我们也没客气。

  就在他们搬棺材的功夫,陈元元则是围着那口棺材来回的打量,一会露出了一脸惊讶的神色,紧接着又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等到棺材放到庄虎家的时候,陈元元鬼鬼祟祟的拉着我出去,他也没矫情,开门见山的问我能不能把这口棺材让给他。

  他给出的价格也是非常的诱人,一百万。

  我直接拒绝了他,原因无他,就是这口棺材是灰三奶奶亲点给张寡妇用的,肯定是有它的用意。

  再者就是这口棺材暗格之中还是有些东西,虽然不知道那些东西有什么用,但是让他埋在土里还是最为的妥当了。

  陈元元见我回答的这么决绝,脸上露出了一脸失望的表情。

  我问他这口棺材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能让他出一百万来买?

  陈元元倒也没有隐瞒跟我说,这个棺材通体可是用雷劈木制成的。

  “你别开玩笑了...那口棺材是用雷劈木做的?”我有些讶异的对着他问道。

  他非常肯定的对着我说道“我非常肯定,而且不是普通的雷劈木,是更为珍贵的雷劈枣木。”

  雷劈木,又名雷击木,顾名思义,就是被雷劈过的树。一般的情况下,选择使用桃木、枣木居多,其中又以枣木为上。

  雷劈木饱含上苍之气,在道家最珍贵的材料就是使用雷劈枣木制作的法印、令剑。

  凡是威力宏大的法术科仪,几乎都脱离不了雷劈枣木的使用。

  雷劈木本身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更别提是雷劈枣木了,因为他的稀有,导致价格不菲。

  看着陈元元的表情,应该是确认无疑了。

  我也愈发好奇这口棺材是哪里来的?这口棺材都已经是价值连城了,更别提藏暗格之中的那个小盒子了。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