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十一章 往事知多少(2)

首页
  第十一章 往事知多少(2)

  回到家。

  周围的玩伴太多了,又是跳九宫格,又是推九字(把人狠狠退推出界,队友则拉回来,安全区得蹲下,找机会冲出去),捉迷藏(晚上带劲),太热闹,街头巷尾都是人,特别是夏天,都出来乘凉。

  1999年代空调可还没有出,为了省电都是外面乘凉,所以小孩子特别多。

  不像未来,一个个小孩都抱着手机就是抱着爱疯,不是部落冲突就是王者,真的是被游戏毁了未来的小孩,在他们身上找不到任何一点童年的乐趣!

  终于!

  陈景旭顺从着本心上学,陪小伙伴们玩游戏,终于等到了杨树基捡到一块钱。

  清清楚楚记得是一枚硬币。

  “拾到1个硬币,去打机?”

  杨树基揣口袋里,到陈景旭家小卖部,卖的都是小孩子零食,老妈另外帮老板在卖奖。

  “今晚开奖么,景旭妈,打组1-6俾我。”

  “甘快放学。”

  …

  “就系果个1-6。”陈景旭的500块终于有用于之地。

  1块变60今晚百分百开出这个1-6,杨树基打的这一组陈景旭印象很深刻。

  立马骑上单车:“妈,中午我不吃饭了,有事。”

  陈景旭直接骑车跑,这一次,陈景旭要狠狠捞一笔。

  “老板,我要打30组1-6。”

  “30组1-6。”

  每个站点陈景旭都不敢打多,打多怕他们跑路啊。

  以前陈景旭记得他外公单挑100组中了,差点被站点跑路了。

  100组6000+可以说是一笔巨款了,承受不住跑掉,很正常。

  陈景旭一共提前找到了十几个投注站点,比较大的有固定门面的,陈景旭打50组。

  500块全部打完!

  60倍!

  “妈,1-6,我今天打开老鼠精的网站,他们的号码曝光了,百分百开1-6。”陈景旭让母亲也打,难得赚钱的机会,陈景旭没有想独吞。

  “小孩子打什么奖。”老妈准备要说他了。

  陈景旭:“真的1-6,你打50组。”

  “不要想中别人的钱。”

  “妈,没骗你,最少你打30组。”

  很奇怪,老妈卖奖,她却从来不打奖,收一组老板给他0.5分钱。

  10组5毛,100组就是5块,1000组就是50块,每次开奖都能收到2000+组,一个星期开三次,可以赚600+一个星期,1999年一个星期600+是高收入了。

  当然,私彩是违法的,老妈都进过几次所里。

  后面越来越严老妈就不卖了,回老家种荔枝。

  后来老爸的船也被三弟,也就是陈景旭三叔卖了,搞的没有办法搭客,所以也回遂县村里承包地种荔枝了。

  其实一开始种了桉树,不过后来上面政策一出,种很容易,砍的时候竟然需要办理砍伐证,最后又没有捞到几个钱。

  还好早年在县里买了地皮,增值了一下,后面父母很平凡,他们给三个子女都打好了基础,可惜,陈景旭他们三个都不靠谱。

  反而陈景旭不喜欢的三叔,他们家四个女儿,每一个成绩都非常好,奶奶非常疼她们,未来也很他们打听她们的消息,一个进了华为,一个当了日语翻译,还有两个陈景旭不清楚,反正就是很有成就,反而他们大家族,包括二叔的两个儿子,也就是陈景旭的两个堂弟,读书也是连ABC都不懂,整个大家庭没有一个男丁考上过大学。

  “行了,我打10组。”

  “妈,真的打五十组,相信你儿子。”

  “拿钱来。”老妈向陈景旭伸手,见到陈景旭打马虎眼:“你的钱呢??”

  “我打了500组1-6。”

  “什么?”

  老妈炸毛了,准备拿起好久没有用的枝条抽打陈景旭,吓得陈景旭立马抢夺了过来。

  不过还是被母亲秋住了耳朵。

  “痛痛痛,妈,我真没有骗你,我在电脑里面查到的,现在其他人还不知道。”

  “500块你全打了?”老妈不懂什么电脑,他就要收视陈景旭,30+的心理年龄挨了母亲一顿毒打,陈景旭想死的心都有了,早知道不跟母亲说了。

  500块,相当于一个学期的学费了,竟然用来丢水里。

  母亲能不火吗?

  母亲根本不相信什么必中的头尾。

  她卖奖,见到这种打奖的人太多了,一个个都说自己买的号码必中,到开出来呢。

  又是差一点点。

  没想到自己儿子疯了,跑去打500组,还是单吊一组头尾。

  “好尴尬。”

  陈景旭被锁家里不能出去了,每次不听话,犯错,都会被老妈关禁闭。

  晚上8-30。

  准时开奖。

  知道儿子打了五百块的奖,她气晚饭都吃不下去了,她就知道,那么多钱不应该给这个儿子的:“喂,娟姐,开咪奖?”

  “1836。”

  “开咪???”

  母亲林光妹以为听错了。

  电话那头重复了一遍:“1836,1头6尾。”

  “1-6?”

  母亲林光妹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再确认:“真1-6?”

  “真。”

  母亲林光妹呆滞:“我仔打了五百组1-6?”

  陈景旭被解放了出来:“你真打500几组1头6,奖票呢?”

  “度蝶(在这)。”陈景旭从口袋里翻出十几张手写奖票,以前的私彩都是手写的,留底复印奖票,林光妹认真看,确认日期就是今天终于儿子骑单车说干嘛去,原来是打奖。

  “是不是开1-6啊,喊你跟我打五十组不跟。”

  “是开1-6,明天拿钱回来,我帮你保管。”

  林光妹直到现在白号确认,他儿子真的在十几个卖私彩的地方打了加起来有558组,全部单吊1-6,3万多块。

  “不行,钱我要用,我不打奖的,我是知开1-6我才打的。”

  “不是几十几百,是几万,你细露仔要来做咪。”

  陈景旭:“妈,几万元我要留来做本,赚多点钱,到时候直接给你盖10层楼,以后你收租揾食。”

  1999年2层楼,未来30年后,还是2层楼,这成了母亲的心病,最后还要因为自己的赌债卖了地皮。

  所以陈景旭说的是真的,等到他赚到钱了,手头上有宽裕的钱,第一件事就是给母亲把楼盖起来。

  让母亲50岁后可以跟城里其他妇女一样,有事没事打打牌,跳跳广场舞。

  
↓↓↓小说看累了,看看美女养养眼,点开有惊喜↓↓↓